现在的位置: 主页 > R荟生活 >20121218「面对医疗纠纷,政府站在谁那边」记者会(新闻 >
20121218「面对医疗纠纷,政府站在谁那边」记者会(新闻
2020-06-04 / R荟生活 / 483浏览量 /评论数 66

面对医疗纠纷,政府站在谁那边?

-- 医疗纠纷处理及医疗事故补偿法根本是张芭乐票!

    卫生署为顺应医界的要求,以解决「四大皆空」为由,拟修改医疗法82-1条,「医事人员执行业务,致病人死伤者,以『故意』或『违反注意义务』为限,负刑事上责任」,然却遭质疑此举将损害民众权益,因而以「医疗纠纷处理及医疗事故补偿法」作为配套,希冀透过医疗事故补偿机制来说服民众。然行政院所送出的「医疗纠纷处理及医疗事故补偿法」,不但看不出来政府在医疗纠纷时将如何协助民众,事故补偿机制也不知何时才会成立,甚至还限定未提起诉讼或撤销告诉之民众始得获取补偿金,令人质疑补偿机制根本是在帮医事人员减少被告机会,而不是解决民众在面对医疗纠纷时面临的无助及身心煎熬!

l 面对资讯不对等的医疗纠纷,政府依然壁上观

当医疗纠纷发生时,民众除了要承受自身/家属身体伤害所带来的心理压力及负担外,更因医疗高度的专业及资讯不对等很难获得「医疗真相」。

在卫生署即将限缩医事人员之刑事责任下,民众举证之困难度相对亦提高。卫生署虽要求各县市应成立专业谘询机构,但该机构应扮演怎样的角色?是仅提供民众医学专业的谘询?或是要以「陪伴」的角色协助家属走过医疗纠纷之阴霾?所谓的专业谘询机构应当具备何种资格?如何扮演公正中立的角色亦只字未提,令人质疑专业谘询机构是否真能协助民众釐清专业知识?还是另一个「说服」民众接受调解的机关?

l 医疗事故补偿只是一张空头支票(沦为避免医事人员面临医疗诉讼之工具)

 在讨论限缩医事人员刑事责任时,专家学者均认为必须建置补偿基金,保障病人权益,然卫生署所规划之医疗事故补偿基金,却必须等政府财政可负担后方可能实施,就目前政府之财政状况及政府保障民众权益之决心,兑现之日恐怕是遥遥无期,民众无法接受一张没有兑现日期的空头支票!

    再者,医疗事故基金之设置应是在不论对错的前提下,先补偿民众,让民众免除长期诉讼之煎熬,国家并藉此收集医疗事故,建立资料库以作系统性原因分析,进而提升医疗品质,避免类似事件再度发生为精神。然卫生署所规划之医疗事故补偿基金,却要求民众必须放弃诉讼权利,甚至非告诉乃论之刑事案件还要陈报不追究之意,并获检察官不起诉始得获得补偿,医疗事故基金沦为替医事人员免除刑责之和解金!

    医疗纠纷处理及医疗事故补偿法攸关全国民众之重大权益,然行政院的版本只看到行政院/卫生署急着替医事人员免除刑责与诉讼,却见不到政府对于处于医疗纠纷弱势端的民众有何积极、协助之角色,更看不到卫生署面对医疗纠纷所要扮演的角色为何?要如何提升医疗品质?因此,立法委员吴宜臻、陈节如以及督保盟、台湾女人连线共同召开记者会除对于卫生署「以医事人员」为中心之版本表示遗憾外,亦希望立法院在审查时,可以真正站在「以病人为中心」之立场来进行修法,以确保民众之权益。

    我们要求,「医疗纠纷处理及医疗事故补偿法」应纳入以下条文:

一、        政府应协助与陪伴民众处理医疗纠纷事件。

二、        医疗事故补偿基金应与医疗法82-1条同时实施。

三、       重新检讨医疗事故补偿基金之精神,以不问过失为前提来补偿民众,并釐清事实,以防事故再发生及提升医疗品质。

主办单位:立法委员吴宜臻国会办公室、立法委员陈节如国会办公室、台湾女人连线、

             民间监督健保联盟


相关法条:

第七条 直辖市、县(市)主管机关应自行或委託专业机构或团体办理医事专业知识谘询及医疗纠纷事件之谘商。

  为推动直辖市、县(市)办理前项谘询或谘商事务,中央主管机关得予补助。

  第一项机构、团体之资格、条件、辅导方式与前项补助金额及其他应遵行事项之办法,由中央主管机关定之。

第二十五条 为促进病人权益,中央主管机关得办理医疗事故补偿,分担医疗事故风险。

  前项医疗事故之补偿,得由中央主管机关视财源状况及急迫程度,分阶段订定适用医疗机构、科别、类型或项目,报请行政院核定后公告之。

第三十一条 医疗事故之补偿,以中央主管机关作成审议决定时,有相当理由可怀疑医疗事故之发生非因医事人员之故意或过失,亦非医事人员无过失为限;有下列各款情事之一时,不予补偿︰

一、应依药害、疫苗预防接种或依其他法律所定申请救济。

二、属于病人原有疾病之病程进展致生意料中之死伤。

三、非以治疗疾病目的之美容医学医疗行为。

四、同一医疗事故已提起民事诉讼或刑事案件之自诉或告诉。但下列情形,不在此限:

(一)民事诉讼前于第一审辩论终结前撤回起诉。

(二)告诉乃论案件于侦查终结前撤回告诉或于第一审辩论终结前撤回自诉。

(三)非告诉乃论案件于侦查终结前以书面陈报不追究之意,并获检察官处分不起诉确定。

五、申请补偿资料虚伪或不实。

  六、本法施行前已发生之医疗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