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R元生活 >妇人家里突然来了条蛇,竟对她流下两行泪。妇人没想太多,但过没 >
妇人家里突然来了条蛇,竟对她流下两行泪。妇人没想太多,但过没
2020-07-02 / R元生活 / 165浏览量 /评论数 71

张村是贵州的一个小村庄,在这个落后的村庄里,人们死后都是土葬,而且在坟墓后面都有一道蛇尾巴形状一样的土垒。谁也不知道为什幺要留下这样一道土垒,只是从老一辈流传下来,大家照做罢了。
 

这天早上,63岁的李佩容像往常一样到院子里去拿柴,正当她抱着柴準备进屋时,突然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只见一条全身乌黑的蛇曲盘在她家门前的那快大石板上,刚好挡在了李佩容的前面,由于一时找不到人帮忙,无奈之下她只得随手拿了根棍字去驱赶这条蛇,可无论她怎幺拨弄这条蛇,它还是纹丝不动。要不是蛇还时不时摆动一下尾巴,李佩容肯定以为它已经死了。这下可急坏了李佩容,自己无儿无女,老伴也在3年前死去了,现在家门口住了那幺条蛇,可怎幺办才好呀?

妇人家里突然来了条蛇,竟对她流下两行泪。妇人没想太多,但过没
 

「婶,婶,您在家吗?」正当李佩容手足无措时,侄子张小军推开院子门走了进来,「呀,这…怎幺回事啊?婶,你没事吧?」张小军一眼就看到了婶子家门口那条长蛇,他忙把李佩容拉到一边。听婶子说完这条来路不明的蛇后,张小军说道;「没事,婶,不就条蛇吗?看我的!」

张小军是李佩容的侄子,自从老伴死后他就经常来帮她干些杂活,在村里是个人人都喜爱的大小伙…。。张小军悄悄地靠近蛇,可正当他的手刚碰着蛇身时,这条蛇突然张开那双一直紧闭的眼睛,「咻」地一下爬进了李佩容的家里。

「啊!」李佩容大叫一声后吓晕了过去,张小军此时也顾不上那条蛇了,他快的跑过来接住了即将到下地的李佩容,使劲的掐她人中…这时,那条蛇竟然又爬了出来,张小军以为它是要走了,就没去理会,可接下来发生的是却让他目瞪口呆--那蛇竟奇蹟般的爬到了李佩容的身边,随即还挺起了上半身,双眼看着李佩容,眼睛里出奇的流出了一滴泪…

 

等张小军回过神来,蛇已经又回到那块大石板上去了,只是它那双眼睛还是盯着李佩容,张小军似乎从那双眼睛里看出了些什幺,可又说不上来究竟是什幺…

在床上昏迷了几个钟头的李佩容终于醒了过来,张小军把刚才那条蛇的怪异举动告诉了李佩容,听完侄子的话,李佩容也很纳闷,张小军问婶子怎幺处置这条蛇时,李佩容也不知道该怎幺说,左思右想了之后,她做出了一个连自己也不相信的决定,她对张小军说:「照你这幺说,那我想这蛇可能与我有缘吧,我还是把它留下来好了,也算积点阴德。」张小军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幺,便默认了婶子的想法。

「可是婶子,万一这怪蛇伤到您怎幺办啊?我看,我还是先到您这里来住几天,等情况稳定了我再离开,您看可以吗?」张小军想了片刻,对李佩容问道。

 

「这样也好,真是个好孩子啊,这些年多亏了你啊!」李佩容感慨道。

「婶,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记得我5岁时生了场重病,我爸妈都以为没希望了,要不是您和我叔坚持把我送去县里看病,我现在早死了,应该是我对您说谢谢啊!」张小军一想起这件事,心里就对婶子充满了感激。

「你这孩子就是心眼儿好啊。」李佩容怜惜地看着张小军,张小军是被她从小看者长大的,自己也早已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身儿子看待。

妇人家里突然来了条蛇,竟对她流下两行泪。妇人没想太多,但过没
 

就这样,蛇「住」进了李佩容的家里。晚上,李佩容也没把大门关紧,她留了条缝,希望蛇凉了之后可以进屋来暖和暖和,张小军也住进了李佩容的家里,这蛇毕竟不是人啊,要是它突然兽性大发,伤害了婶子,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所以他想先观察这蛇几天再做别的打算。

整个晚上,李佩容都没睡好,她始终对这条怪异的蛇有些忌惮,不过还好整个晚上都相安无事。第二天早上,李佩容走出房门,张小军被开门声惊醒了,一看到婶子,他就忙问;「婶子,您昨天晚上还好吧?」

「哦,没事,现在还早,也难为你了,你到里屋去睡吧。」李佩容心疼地说。

「那…我去睡一下,有什幺事您就叫我。」小军哈欠连天的走进了里屋。李佩容大开了大门,那条蛇还是曲盘在那快大石板上,李佩容股起勇气,走到了蛇的旁边,仔细地打量着这条蛇。在蛇乌黑的外皮上竟有几处不是很明显的白斑?这一幕似乎刺痛了李佩容的眼睛,那幺熟悉的白斑…原来,李佩容的老伴张大山生前身上也有几处白斑,这一切应该只是巧合吧,佩容不断的安慰着自己。可是这一切还是又勾起了她对老伴无尽的思念…

张大山和李佩容是在革命是认识的,直到结婚后,李佩容才知道自己不能怀孕。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传宗接代是多幺的重要,当李佩容对张大山提出要离婚时,知道事实的张大山宁愿忍受家里长辈的责骂也坚决不离婚。后来,夫妻俩就幸福的生活了几十年…可是,就在张大山61岁时,一次,为了救落水的李佩容,自己却再没上来…当看到张大山的尸体从河里捞上来的那一剎那,李佩容顿时昏死了过去,醒来之后的她想到了死,可是她一下想起老伴在救自己时说的话「佩容,为了我好好活着,我会一直保护你的,你要等我回来…」

是。。是他回来吗?看着眼前的蛇,李佩容想起以前老伴也时常躺在这块大石板上的情景,真的是大山吗?真的是大山回来了吗?李佩容的手颤抖着伸向了这条看了她许久的蛇,这眼神…。当初大山安慰我时不也是这样的眼神吗?「呵,大山,真的是你,你真的回来找我了?」李佩容此时已经在生与死的边缘了…

听到婶子的哭喊声,张小军跑了出来,看到李佩容那撕心裂肺的样子,张小军心里又急又悲,他不明白刚才还好好的婶子怎幺才一会儿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可是李佩容却还一直在那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伤心的大哭,这弄得张小军一时间不知所措了…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这件事肯定与这条蛇有关,本想把蛇给杀了,可是张小军却在婶子那企求的目光中停住了手。

「小军哪,你不能杀它,这是你叔回来看我来了,他曾经答应过我要回来看我的…你不可以啊…。」李佩容双手轻抚那条泪水连连的蛇。

「我叔?怎幺可能,这太荒谬了,我不相信世界上有那幺奇怪的事。」张小军嘴上虽这幺说,可他心里也在默默地发愣;奇怪?那幺这条来历不明的蛇再加上她那怪异的举动又怎幺解释呢?张小军彻底地发难了!

从那天起,李佩容整天就跟那蛇在一起,对着那蛇自言自语,晚上也是如此,无论张小军怎幺劝都没用,村民们大多听说这件奇怪的事之后都不愿也不敢再与他们家来往,有的人说是张大山回来拉人了,有的说是张大山回来复仇的……什幺说法都有,现实就是这样的残酷啊,而那条蛇也是整天用那双结集许多情感的眼睛看着李佩容…张小军也是整日看着婶子在一旁落泪…

最终,李佩容还是死了,是活活饿死的,由于忙与处理李佩容的丧事,所以人们忽略了那条在李佩容死的当天就不见了的蛇。李佩容是跟张大山葬在一块的,因为无论事实是怎样,亲人们还是接受了他们俩之间的那份情!

李佩容下葬的第二天早上,张小军有来到了婶子和叔叔的坟前,可当他準备给叔叔的坟墓整理杂草时,却发现那坟墓后蛇尾巴形状的土垒好像重新翻整了一变的样子,有新的泥土覆盖在上面。怀着好奇的心理,张小军刨开了那道土垒,让他大惊失色的是:这道土垒的下面出现了一条蛇尾巴,一条长有几块不易发现的白斑的尾巴……


您看懂结局了吗?若看懂您真是聪明啊,现在就把这篇文章分享出去吧!